歡迎您, [ 我的書架 ] 哇!繁體版
完結小說吧 > 重生小說 > 素歌 > 芙蓉帳暖:狂妃馴冷王

番外篇 大結局 文 / 素歌

    赫連素心緊接著淡淡瞥了一眼不遠處的龍云墨,輕笑道:“若是讓絕來出題,一會兒就算是遼旦皇答出來,恐怕暮雪那丫頭也會說是作弊,倒不如讓小墨來出題吧。”

    龍云墨聞言,頓時整個人來了精神:“好,我來出題,我來出題。”

    龍炎麛勾魂的鷹眸若有似無的從身側的赫連云瑤身上一掃而過,唇角勾起一抹淺笑:“看來朕今日若是被小墨難倒,臉可就丟大了……”

    赫連暮雪則嘴含淺笑,眼光期待的望著他們,戲謔的沖著龍云墨道:“七妹盡管放心好了,小墨這小娃兒能考出什么難題來。”

    龍云墨聞言淡淡一笑,眼底卻閃過一抹狡黠光芒:“不如咱們來一場比賽如何,由我來出題,你們來搶答,這樣豈不是更有趣?”

    “咦!這個主意不錯……”赫連暮雪歪著腦袋沉思數秒,眸底閃過一抹笑意,她向來就喜歡玩這種游戲,如果贏了遼旦皇,那豈不是更有面子。

    沒有人反對,龍云墨的建議就算是通過了,龍千絕與赫連素心相視一眼,眸底亦劃過一抹溫暖笑意,男人粗糲的大手旁若無人的輕撫上女人腹間,溫柔出聲:“有好戲看,素兒可得多吃點兒……”

    女人面頰微紅,輕嗔道:“女人害喜的時候,原本就吃不下什么,你偏逼我……”

    “朕可不想看著你一天天消瘦下去……”

    赫連云瑤側眸,注意到身旁男人的眸光正一瞬不瞬盯著不遠處打情罵俏的赫連素心夫婦二人,心頭竟莫名涌上一陣酸意,不自然的輕咳兩聲:“咳……看見我三姐和臨王卿卿我我,你心里……很不是滋味吧。”

    似乎察覺到了女人話里的酸味兒,龍炎麛側眸對視上她的眼睛,深邃的眸光變得幽暗無比,他的眼神盯著赫連云瑤莫名的緊張起來。

    突然,男人一把握上她的柔荑,嗓音壓得更低,意味深長的道:“你以為朕是在吃他們的醋么?其實……朕只是突然發現,他們倆真的很般配,而我們……也是天生的一對。瑤兒,伊人無價,難斷相思,路遙千里,心向往之。”

    赫連云瑤只覺得心口一震,男人握著她柔荑的大手更緊了:“瑤兒,當朕得知你遇刺時,瞬間就明白了這個道理,朕不能沒有你,哪怕是失去一切,也不能失去你。”

    “你……你這話是什么意思?南宮皇后的事情……你真的不再生我的氣了。”赫連云瑤微怔,有些不能置信這突如其來的一切。

    “朕已經昭告天下,廢了南宮洛舞的皇后之位,另擇吉日……冊封你為朕的皇后。”龍炎麛一本正經的道,沒有半點玩笑之意。

    “你母后她能答應?”赫連云瑤覺得這么重要的大事兒,太后娘娘絕不可能會坐視不理。

    “朕是皇上,這件事情自然都得聽朕的。再則……朕已經饒了洛舞一條小命,母后心里也該安心了,她不是不知道,洛舞所犯的罪足以處死。”龍炎麛低沉緩慢的道。

    赫連云瑤臉上的表情錯綜復雜的變化著,就在這時,殿門外傳來宮人尖銳的嗓音:“玉妃娘娘駕到——”

    下一秒,玉妃娘娘也在婢女的攙扶下入了殿門,她一身艷麗的花開牡丹綢面長裙,烏黑的秀發往上綰起,梳了個簡單的鳴鳳髻,髻上插著一枝清雅的玉簪,整個人看上去精神許多。

    “愛妃怎么也來了?”赫連律真看見玉妃娘娘一下子能起床了,眸底閃過一抹欣喜之色。

    “臣妾也想來湊個熱鬧。”玉妃娘娘笑意盈盈,雖然面色略顯蒼白,不過她之前也不過都是心病,只要情緒好起來,病自然也就無藥自除了。

    “快……快坐到朕的身邊來。”赫連律真親自上前,攙扶著愛妃到自己身側的位置坐下。

    玉妃娘娘溫柔的眸光從女兒赫連云瑤身上,漸緩落到龍炎麛身上,輕笑道:“剛才聽聞外面的丫鬟說,這里面是要進行比賽了?遼旦皇真要答題?”

    “先說好了,玉妃娘娘可不準坦護遼旦皇……”六公主赫連暮雪撒嬌的口吻輕笑出聲。

    “朕會考實力取勝的……”龍炎麛勾揚唇角,大手依然緊握著赫連云瑤的柔荑,二人一副令人羨煞的恩愛模

    樣,玉妃娘娘眼中的笑意此刻就更濃了。

    此時,龍云墨已經準備好了考題,只見他拿著筆墨在紙上龍飛鳳舞的寫出了好些字謎,眸底閃過一抹精光,稚氣卻不乏玩味的嗓音低沉逸出:“今日咱們來玩猜字謎的游戲,如何?”

    “朕無所謂,玩什么都行!”龍炎麛聽似輕描淡寫的語氣,卻充斥著滿滿自信。

    “好,好,猜字謎的游戲好,本公主自幼就最喜歡猜字謎了。”赫連暮雪立即應聲附和道,猜字謎正合她意,大漠國的七位公主中除了三姐赫連素心,她便是最有學識的了。

    “只希望六妹不要后悔就是……”赫連素心唇角勾起一抹淺笑,云淡風輕的口吻令赫連暮雪微微一怔,還未反應過來,龍云墨已經開口出題了——

    龍云墨看起來興致高漲,脫口便出了第一道字謎:“孔明定下空城計,蘇秦能說六國平,六郎要斬親生子,宗保不舍穆桂英,猜四個字?”

    “遼旦皇是客人,還是由他先來吧。”赫連暮雪眸光先是微微一怔,心里暗罵小墨那個臭小子,一上來居然就出這么難的字謎,猜四個字?若是一個一個的猜,她或許還能想得出。

    既然猜不到,她自然是將這個燙手山芋扔給龍炎麛,而且還得做出一副禮儀彬彬的模樣,唇角勾起一抹溫柔淺笑,一瞬不瞬盯著男人臉上的反應。

    龍炎麛唇角上揚,劃出一道優雅弧度,側眸望了一眼身旁的女人:“答案是巧言令色。”

    “好,答得好!”就連赫連律真也不由拍手叫好,剛才龍云墨出這道題時,就連他也不由微微一怔,這個字謎可不好猜,沒想到一個三歲多的娃兒,竟然能考出如此高深的題目來。

    赫連暮雪點點頭,帶著幾分贊賞的笑意,看似不經意的輕笑道:“咳……其實這道字謎仔細想想也不難,小墨再接著出題吧……”

    “那我可就要出第二道字謎了,六姨聽好了……”龍云墨壞笑的嗓音傳來,六姨竟然敢說他出的題目一般,他也就故意將話峰轉向她,眸底閃爍著壞壞笑意。

    龍千絕狹長的鷹眸半瞇,和愛妻齊望向他們的寶貝兒子,今日這大殿反倒像是讓小墨成主角了,這小子更是如魚得水,極其享受這種感覺。

    龍云墨紛嫩的小臉輕仰,不疾不緩的站了起來,淡淡的掃了一眼大殿,眸光最終落在赫連暮雪臉上,邪魅壞笑道:“仕紳中一人未見,邀朋友只請半邊,大清斗烏云遮日,明月下更惹人憐,還是猜四個字。”

    赫連暮雪清澈的水眸又是一怔,不悅的撅起小嘴兒,喃喃抱怨道:“為什么又是四個字?你就不能出單字的字謎么?”

    “剛才六姨不是還說,小墨出的謎語太簡單了嗎?再說了……出單字的謎未免也太沒有意思了吧?在座的恐怕人人都能猜出來……”龍云墨笑嘻嘻的望著赫連暮雪道:“六姨,你可別承讓著遼旦皇,這一回該輪到你來答了……”

    “我……我答不出。”赫連暮雪歪著腦袋努力的想,卻還是想不出個頭緒來,只好無奈的認輸,不過下一秒,女人眸底亦閃過一抹精光,她是猜不出,可眼前的這遼旦皇也未必能夠猜得出來。

    “答案是十月十日。”龍炎麛對視著龍云墨的水眸,云淡風輕的道,干凈利落的回答也讓赫連暮雪恍然大悟,沒錯,細想之下確實就是這個。

    “正確。”龍云墨樂滋滋的宣布著結果。

    “等等。小墨……你們不會是故意串通好的吧?不準再出字謎,本公主強烈要求換人出題……三姐夫,還是由三姐夫來出題。”赫連暮雪不甘心,撅著櫻紅的小嘴兒開始抗議。

    被六公主懷疑,龍云墨顯得不悅的冷白她一眼,眸底明顯透著鄙夷之色,不屑的搖頭道:“六姨,這是智商的問題,就算是換人,結果也不可能改變。”

    赫連素心忍不住笑出聲來,側眸望向身邊的男人:“六妹倒也瞧得起你,你倒是出一道有水準的題目,否則就讓人笑話了。”

    龍千絕面露難色,隱入進退兩難的局面,望著殿內眾多文武百官及后宮嬪妃,他也只能硬著頭皮上了,潤了潤

    嗓了低沉道:“既然六公主如此瞧得起本王,本王也只好試試了,不過……一會兒六公主不要懷疑本王和遼旦皇帝也是串通好的才是!”

    男人雖然面無表情,可是語氣間淡淡的戲謔味道卻是意味十足,讓赫連暮雪清澈的水眸閃過一抹復雜糾結。

    “本王要出題了,大家聽好……將一對小烏龜放進了一只甕中,當它們的身體大過甕口,卻有一日……有一只烏龜從甕口爬出來了,這是為什么?”

    這題目一出,整座大殿內瞬時鴉雀無聲,好長時間六公主赫連暮雪才出聲道:“三姐夫,你確定自己出的題目

    沒問題嗎?那一對烏龜的身體都已經大過了甕口,還能從甕口里爬出來?除非摔碎那只甕……”

    她的話一出,殿內傳來不少人竊竊私語的聲音,看來很多人都沉迷進了這道題目里,紛紛思忖議論開了。

    只有赫連素心側眸看了一眼出題的男人,唇角勾起一抹笑意,這樣的題目他也想得出來,倒還真是長進了,看來與她這般聰明的人在一起生活,確實有助于他提高智商。

    “爹,烏龜也能減肥嗎?”龍云墨滿臉疑惑。

    “或者它脫了自己的那層殼,那樣肯定能鉆出甕口……”六公主脫口又出。

    就在這兩個人你一句我一句,腦子里滿是奇思妙想的時候,赫連素心笑著搖頭,眸光不由轉望向龍炎麛的方

    向,溫婉出聲:“不知道遼旦皇是否能猜出來?”

    赫連云瑤也隨著三姐的目光,將視線落到身側的男人身上,只見男人狹眸半瞇,俊美絕倫的臉頰漾著濃濃笑

    意,美若妖孽,令人移不開眼。

    龍炎麛的眸光從赫連云瑤身上一掃而過,慢條斯理道:“這一題倒是有點難度……”

    他這話一出,赫連暮雪倒是重重松了口氣,這一回她倒是找到了人,讓臨王出題雖是難倒了自己,但也難倒了

    眼前的這個臨王,心情瞬間變得好起來。

    就在赫連暮雪剛剛松了口氣時,龍炎麛突然話鋒一轉,嘴角揚起一道完美的弧度:“朕不妨斗膽猜一猜,如果朕沒有猜錯的話……放進甕中的那一對烏龜乃一公一母,時日長了,在甕中孵化出小龜來,能從甕口爬出的自然是小龜了。”

    此話一出,周圍頓時一片寂靜,靜到幾乎能聽到蓮花開放的聲音,赫連暮雪頓時傻了眼,接著小臉漲得通紅,嬌嗔出聲:“三姐夫出的……這是什么題目……”

    竟然出這種成人題目,像她這種未出閣的黃花大閨女,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想到那種事情上面去,自然是不公平,極不公平……

    赫連素心掩嘴偷笑,赫連云瑤也忍不住耷拉下腦袋紅了臉,虧這男人也想得出來,叔侄二人一問一答倒是十分默契,他們龍氏的男人個個都是奇葩。

    “哈哈哈……”赫連律真爽朗低沉的笑聲在空氣中逸開,坐在他身側的玉妃娘娘更是從眸底逸出笑意,當龍炎麛說出答案的那一瞬間,所有的人都恍然大悟,怔愣之余,便是開懷大笑,有意思的題目。

    “討厭,父皇,您也和他們合起伙來欺負女兒……”赫連暮雪忍不住輕嗔出聲,不由拽了一把身側的赫連幽蘭:“二姐,你可得替我出出這口氣兒。”

    龍炎麛細長的眼睛半瞇,瞳孔幽遠,斜飛入鬢,一邊輕撫著赫連云瑤的柔荑,緩緩出聲:“六姐,你就別再為難朕了,朕是大漠的附馬,咱們遼旦和大漠現在可是一家人。”

    他這話一出,也算是替自己解了圍,也給了六公主一個臺階下,赫連暮雪不好意思的笑了,側眸望向赫連云瑤,輕笑出聲:“也罷,看在七妹的份上,今日就饒了你。”

    她這話一出,大殿上即刻一片笑聲,氣氛和樂融融。

    玉妃娘娘更是高興,連聲笑道:“遼旦皇智勇雙全,果然名不虛傳……”

    “母妃今夜看起來精神還真不錯。”赫連云瑤壓低嗓音,語氣里透出幾分欣喜,看來這一次龍炎麛隨自己一起回來,確實起到了作用,任誰又能看出,玉妃娘娘像是大病初愈的人呢?

    “朕功不可沒,你打算如何報答朕。”龍炎麛出其不意的刮了下赫連云瑤鼻子,細長的眼睛玲瓏剔透,輕笑出

    聲,小的只有他們二人能夠聽見的聲音里,透著濃郁曖昧氣息。

    赫連云瑤抿唇一笑,深凝著眼前的男人,男人也同樣深情的望著她,眉若水墨畫里那濃重的墨一樣深黑;眸似黑曜石般璀璨奪目,深邃的五官輪廓棱角分明,俊美得令女人移不開眼,此刻他們眼中,只剩彼此。

    ====素素華麗分割線====

    赫連云瑤以前的寢宮擺設古雅幽靜,奢華精美,華麗尊貴,窗臺上幾株雪白的茉莉花開的正濃,淡淡的香味溢滿整間屋子。

    夜色朦朧,皎潔的圓月懸掛在半空,從鏤空雕花的窗口灑入房間里,赫連云瑤緩緩地走到紫檀木圓桌前,為自己和男人各倒了一杯茶,溫婉的遞向他:“喝口茶——”

    “朕不想喝茶……”龍炎麛笑意盈盈,接過女人手中的茶杯擱置到桌案上,唇角漾起的笑意愈顯邪魅。

    赫連云瑤瞬間紅了臉,yu背轉過身子,卻被龍炎麛一把抓住柔荑。

    “瑤兒……”男人低沉沙嘎的嗓音透著濃濃情yu,暗潮洶涌的眸光變得更加幽暗深邃。

    “你要干嘛……”赫連云瑤佯裝不悅的嬌嗔道,狠狠地瞪了龍炎麛一眼,臉頰卻不由的泛起一陣紅暈,從男人露骨的眼神里,她自然能明白他想要什么。

    自打她設計放走了南宮洛舞后,他們已經有好久都不曾做那事兒了,前幾日在路上,她的身子受傷未恢復,男

    人也未動她分毫,算起來,他似乎禁yu也有些日子了。

    龍炎麛的眼里,此時此刻只有眼前的女人,如墨般深邃的瞳仁一瞬不瞬的盯著赫連云瑤,她墨染的青絲映襯著凝脂般白希的肌膚,再配以從窗口傾瀉的銀白月光,明目動人,靈氣逼人,美得像從夢境走出來的仙子一般。

    “瑤兒,朕想要你……”龍炎麛深邃幽暗的冰眸底,漾著濃濃深情,低沉沙啞的嗓音,意味深長的輕言道,唇角勾起淡淡笑意。

    “討厭……”赫連云瑤羞澀出聲,似水的眸光溫柔落到龍炎麛鐫刻的俊臉上,卻也再未移開眼。

    “讓朕抱抱……”龍炎麛將女人輕攬入懷中,至始至終,赫連云瑤的臉上,都掛著蠱惑人心的淡淡笑意,眼波流轉間透著嫵媚。

    男人突然低俯下頭,輕吻上她的唇,赫連云瑤只感覺臉頰一熱,有種不知所措的感覺,久違的親熱竟令她有些心慌意亂,似被電擊的感覺。

    龍炎麛深深的吻著,靈動的舌探入她甜美的丁香,狠狠的掬取著她的甜蜜,只至懷中的女人如同一堆泥癱軟在他懷里,他才緩緩的松開口來。

    赫連云瑤迷、朦間抬眸,正對視上男人深邃的眼神,他那雙幽暗深邃的鷹眸,緊盯著款款望來的美眸,突然優雅的微微一笑,兩道濃濃的濃眉泛起柔柔的漣漪,好像也含藏著笑意,如同夜空里皎潔的上弦月。

    赫連云瑤不自然的潤了潤嗓子,接著低柔的開口道:“這些日子舟車勞頓,今夜還是早點歇息吧。”好若讓時。

    “朕不累,反倒更想舒活一下身子……”龍炎麛緊跟著又逼近一步,低沉沙嘎的嗓音,透著濃郁的曖昧味道。

    “沒正經的……”赫連云瑤白了他一眼,別開臉去,只留給龍炎麛一道側面風景,從側面望去,她天鵝般修長的脖頸分外妖嬈,膚若凝脂,腮頰透著微紅……

    龍炎麛突然伸出手,粗糲的指尖挑起她尖美的下鄂,赫連云瑤面色緋紅,女人的羞澀更加勾起了男人的xing趣,岑冷的薄唇勾起一抹邪魅壞壞笑意,衣袖輕輕一揮,輕巧地將女人再度卷入自己的懷中,摟得更緊了些。

    赫連云瑤抿了抿柔軟的櫻唇,yu迎還拒的推了推男人,只是男人高壯的身子如同銅墻鐵壁般,紋絲不動。

    “在你面前……朕不需要去偽裝正經!”龍炎麛低沉曖昧的在她耳邊低吟,唇角漾起的邪魅笑意真來越深,因為在說話的時同,他已經感覺到女人的身體在自己的挑逗下,同樣漸漸有了反應。

    龍炎麛暗暗運氣,袖袍倏然揮舞,像被賦予了生命似的飛舞起來,下一秒女人已經被他打橫抱起,雙雙撲倒在寬大舒適的床榻上。

    香軟在懷,來自于女人身上的淡淡馨香沁人心脾,龍炎麛半瞇起狹眸,鼻尖嗅在她柔滑如鍛的青絲間,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低沉沙嘎的xing感嗓音,透著幾分淡淡的曖昧戲謔:“母妃的病情大有好轉,朕可是功不可沒,今夜你該獎賞于朕……”

    男人赤果祼的話令赫連云瑤的小臉更紅了,美麗的杏眸閃過羞澀,輕嗔道:“你可是皇上,什么都不缺,用得著臣妾獎賞么?”

    “朕唯獨缺的就是你的愛,所以今夜你要賞給朕……”龍炎麛的語速越來越慢,曖昧氣息愈來愈濃郁,赫連云瑤抬眸間,正好對視上他那雙深邃的瞳仁,諱莫如深,俊美絕倫,那張如妖孽般俊美的臉一點點的低俯下來,距離一點點靠近,赫連云瑤的心如小鹿亂撞,就像不經人事的處子般,慌亂失措……

    她還想開口說什么,朱唇還未發出一個字,櫻瓣的紅唇便已落入男人口中,炙熱的唇落上她顫抖的唇瓣,如輕盈的蝴蝶停到紛嫩的花苞,彰顯著他一貫的霸道強勢,全力掬取她的甜蜜和柔軟。

    這一瞬間,赫連云瑤只感覺,整個鼻尖都充斥著他獨有的男xing氣息,她的身體也在他的柔情攻勢下,一點點變得柔軟下來,她心里清楚的知道,自己是無法阻止他的入侵了,因為她已沉淪在他的溫柔里,墜入深淵……

    龍炎麛靈舌宛如游龍,輕抵著她的唇縫,帶著蠱惑人心的挑逗,不費吹灰之力便輕易的鉆入香甜的櫻唇之中,惡狼似的吮\吸一遍香甜的原野。

    赫連云瑤只感覺渾身像燒著了似的,大腦完全沒有辦法正常思考,天旋地轉……

    隔著輕紗帳幔,低沉的滿足申吟依然清晰可聞,寬大結實的床榻因劇烈的動作而微顫著,不難看出帳幔內男人正在辛苦的耕耘。

    ====素素華麗分割線====

    一個月后,遼旦皇宮

    太皇太后六十壽誕,整座皇宮四處張燈結彩,好不熱鬧,就連遠在大漠國的龍千絕也攜帶妻兒回宮祝賀不經母后壽辰。

    老人家看見長相紛嫩可人的龍云墨更是喜上眉梢,一旁的南宮雨嫣輕笑反問道:“不知臨王和臨王妃今年為老佛爺準備了什么壽禮?”

    龍千絕深邃的眸底閃過一抹異色,他哪能聽不出南宮雨嫣是話里有話,明顯暗藏著幾分敵意。

    “本王和素兒千里迢迢而來,為母后帶來一則好消息。”男人唇角微勾,揚起一抹淺笑,意味深長的道。

    眸光一直落在龍云墨身上的太皇太后聞言,倏地側眸望來,眸底閃過一抹好奇:“什么好消息?”

    “素兒又有喜了,過不了多久,母后便又要做祖奶奶了。”龍千絕低笑出聲,不難聽出愉悅的心情,站在一旁的南宮雨嫣,面色瞬間暗沉下去。

    “好,好啊,哀家最開心的就是人丁興旺,這就是給哀家最好的壽禮了。”

    “既是如此,那朕豈不是也討了便宜——”

    一道醇厚的低笑聲從門外傳來,龍炎麛牽著赫連云瑤的手走了進來,二人臉上都漾著笑,同時也吸引了所有人的眸光。

    南宮雨嫣秀眉微蹙,閃過一抹異色,眸光只逼向赫連云瑤的肚子,這女人不會也有了身孕吧?

    “皇奶奶,瑤兒也有喜了,剛才太醫替她把了脈,朕特意過來將這個好消息告訴大家。”龍炎麛喜上眉梢,他

    也快要當爹了,這種感覺真的很奇妙。

    “好,好呀!哀家太高興了……”老佛爺連聲道,語氣間流露出的愉悅顯而易見。

    “皇奶奶……這一次您壽辰,朕和瑤兒想多請兩位客人,不知您能否應允……”

    “什么客人?看你慎重其事的樣子……”老佛爺依然笑著,接連而來的兩則好消息,讓她樂得合不攏嘴。

    “他們的身份有些特殊,所以……麛兒要請示皇奶奶……”龍炎麛的眸光倏地變得認真,同時從南宮雨嫣的臉上一掃而過,女人眸底亦閃過一抹異樣復雜。

    “你指的是……洛舞?”老佛爺臉上的笑容驟然僵滯,雖然她曾經也十分疼愛洛舞那個小丫頭,可是她竟然做出如此有違淪常的事情,實在是把她氣得不輕。

    “皇奶奶您別生氣,朕這樣做也只是后宮和諧,過去的事情都已經過去了,朕身邊已經有了瑤兒。”龍炎麛上前輕挽上老佛爺的胳膊,難得的撒嬌口吻低沉出聲。

    老佛爺皺了皺眉頭,沉思數秒后低沉出聲:“既然皇上都能釋懷,哀家又何必苦苦糾結,反倒讓你們覺得哀家不通情理。”

    老佛爺的話一出,還真是讓眾人跌破眼鏡,無一不顯得有些意外,最驚詫的人恐怕莫過于南宮雨嫣了,她深凝一眼兒子的方向,怎么也沒有想到龍炎麛為什么會這樣做?難道他是看出了她對洛舞的思念……

    ====素素華麗分割線====

    寧頳宮,宮人的通傳聲響起:“太后娘娘駕到——”

    似乎是意料之中的事情,龍炎麛與赫連云瑤對視一笑,手牽著手迎上前去:“兒臣(臣妾)見過母后。”

    南宮雨嫣邁入殿門,當看見站在龍炎麛身邊的赫連云瑤時,眸底閃過一抹異色,顯得有些不自然的潤了潤嗓

    子:“本宮有話想單獨和皇上談談——”

    “那……臣妾先告退。”赫連云瑤點點頭,識趣的yu退下去,她知道南宮雨嫣一直以來都不喜歡自己。

    “等等。”龍炎麛握著女人的大手未松分毫,反倒捏得更緊了些:“母后應該是想談洛舞的事情吧,讓洛舞和楚肅遙進宮參見皇奶奶壽宴的事情,其實并非兒臣的主意,而是瑤兒的意思……她知道母后心里一直掛念著洛舞,一直求朕,朕才會答應此事的。”

    聞言,南宮雨嫣眸底閃過一抹異色,顯得有些意外,她就一直疑惑龍炎麛怎么會突然做此決定,原來竟是赫連云瑤的主意。

    不過,赫連云瑤能夠這樣做,就更令她意外了,因為自己一直對她都充斥著敵意,她為什么要這樣做呢?

    “你為什么要這樣做?以為這樣做……本宮就會喜歡你了嗎?”

    “臣妾并不指望著太后娘娘能夠喜歡臣妾,只是……您終究是臣妾的婆婆,這一輩子咱們都得生活在同一座宮殿里,臣妾不想與您為敵,只希望能夠和睦相處。”赫連云瑤的聲音很輕,卻是字字清晰。

    她的話,令南宮雨嫣的臉色微微一怔,盯著赫連云瑤看了半響,面色一點點柔和下來,經過這么些年,她的銳

    氣也被一點點磨滅,那種勾心斗角的算計日子,讓人感到疲累。

    “也罷,日后咱們就和睦相處,后宮和睦,皇上才能更好的處理朝政。”

    太后娘娘此話一出,赫連云瑤與龍炎麛臉上同時閃過一抹欣喜悅色,相對一笑,兩只手握得更緊了,仿若看見了往后的幸福日子……(劇終)

    =====強烈推薦自己的新文=====【古文《鬼王妖妃》正在醞釀中……】

    文名:《天價寵妻:億萬老公太霸道》

    【內容簡介】

    一場車禍,一雙藍瞳,讓她成了為他的獵物。

    精心策劃的陰謀,害她家破產,迫她淪為他泄yu的工具。

    白天,她是一對淘氣龍鳳胎的家庭教師,而他正是她的雇主。

    夜里,他是一只餓狼,她便是滿足他**的床奴。

    365夜承歡于陌生男人身下,她卻從未見過他的真實面容……

    她說:“今天就是最后一天,從今往后,請不要出現在我的生活里,因為……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

    一股危險氣息壓蹱而來,男人冰冷的大手無聲無息的扣住她的脖子。

    她說:“如果你還想要,今夜就一并要了吧……”

    短暫的停頓,男人岑冷的薄唇以驚人的霸道蠻橫力度,狠狠的覆上她的唇……

    只是,當她認為一切都已經結束時,其實是剛剛開始……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全文閱讀 | 加入書架書簽 | 推薦本書 | 打開書架 | 返回書頁 | 返回書目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我們舉報
湖北11选五胆拖复式表